饭圈救援2020
2020-02-05 21:00

饭圈救援2020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GQ报道(ID:GQREPORT),作者:张炜铖、王伊文、吴呈杰


王源粉丝联合应援博公布的财务明细里,最小的一笔收入是0.12元。金泰亨吧公布了物资到达每一家医院的时间,最晚一批于1月26日19点11分送达武汉大学人民医院。


www.ab57.com_【官方首页】-爱博在武汉疫情的支援行动中,饭圈成为一股透明、高效的民间力量,一套机制在背后运转。


8立方米、740公斤、240箱 


捐款公告刚发布一小时,总金额就跃过了31万。2715人、2716人、2717人……前来捐款的粉丝仍然不断,王一博粉丝后援会“紧急”决定,捐款通道必须关掉——钱太多,不一定能买到那么多的医疗物资。


www.ab57.com_【官方首页】-爱博这是1月23日的傍晚。三天前,王一博后援会管理群里正在讨论,是不是该向武汉捐点什么。www.ab57.com_【官方首页】-爱博当晚,钟南山接受央视采访,证实新型冠状病毒存在人传人。有人提议捐款,但她们当时还没有看到任何一家慈善机构公开募捐。于是她们决定自家集资,由后援会购买物资寄往武汉。


集资完成后,坏消息传来,提前联系好的口罩厂家告诉后援会,全部库存被征用,她们预定的10万只口罩泡汤了。管理群里炸开了锅,手上的31万仿佛烫手山芋,怎么花出去?有粉丝提议,干脆把钱捐给红十字会吧。后援会管理静静坚决拒绝,捐赠公告上写明了要捐物资,就一定要做到。


群里一共18个人,分为两组。由于物资紧缺,一组有16位管理分头联络物资,另一组则负责对接医院和物流,两方同时推进。www.ab57.com_【官方首页】-爱博从除夕到初二,大家每天更新消息。身在国外的艾瑞斯打了几十通电话,找遍了批发采购平台上的医疗厂家,却总是在凌晨三四点失望地睡去。数十家厂商,有的库存被征用,有的已经放假,还有的产品不符合医院使用标准。


24日,艾瑞斯在粉丝群里找到了新线索。www.ab57.com_【官方首页】-爱博一个粉丝提供消息,自家邻居在3M公司上班,可以帮忙搭线。艾瑞斯联系上3M武汉经销商,却被告知,口罩都已被征用。www.ab57.com_【官方首页】-爱博经3M介绍,艾瑞斯又找到厦门、山东两家工厂。


老板拿出采购合同,艾瑞斯和静静再三查看,多加了4项要求:厂商要提供明确到时刻的交货时间、采购费用明细、法人代表身份证复印件以及营业执照。厂家库存不够,老板临时召回员工,还叫上亲戚朋友,30多人在大年初一加班整天。


最终,厦门厂商提供500个防疫面罩和7000对替换滤芯,山东厂商提供200件防疫服和200副防护眼罩。


与此同时,静静已经在向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求助,她和儿慈会的工作人员相熟。2019年,王一博成为中华儿慈会专项基金爱心大使,儿慈会的工作人员主动找到后援会,希望粉丝们向他们的公益项目捐钱。半年多时间里,后援会为儿慈会的项目集资超过30万。


儿慈会工作人员告诉静静,微公益和红十字会有合作,后援会只需向红十字会捐款,由红会来联络物资,并分发到武汉各医院。但后援会联络医院时,一家医院的医生委婉告诉她们,这样中途会耽误一点时间。后援会决心要直接捐给医院。


之后,儿慈会将武汉同济医院介绍给了静静。同济医院答复说,谢谢你们的物资,但是快递已经进不来了。静静打电话问顺丰、京东,在各大物流公司公众号后台提问,物资能不能进武汉?答案都是否定。


25日,中国邮政、顺丰、京东等10家物流企业宣布,将开通全国各地驰援武汉救援物资的绿色通道,但优先向公益机构、医疗机构、企事业单位等开放,暂不接受个人捐赠物资。当天,静静看到小米公司的微博:1月24日凌晨,小米捐赠医疗物资进入武汉。静静想,小米能进去,那我们是不是也能跟着小米进去?她打开通讯录,找到了之前曾合作过的小米集团工作人员——王一博是Redmi手机代言人,后援会曾受邀参加其新品发布会。小米答应得很痛快,第二天上午就帮忙联系到京东物流的在地货车,承诺免费将货物从厦门运到武汉同济医院。


26日中午12点,8立方米、740公斤、240箱、价值28万的物资,准时从厦门出发,发往武汉。


四天后,物资抵达武汉,之后,却迟迟没有被签收。静静询问物流方,回复说:特殊时期,速度比较慢。发微信问同济医院,也一直没有得到回应。


直到1月31日,环球网的官方微博@了王一博粉丝后援会,静静点开图片,看到纸板箱整齐码在医院门口,每箱都贴着标识:”众志成城,抗击病毒!武汉加油,湖北加油!此批物资由王一博后援会捐助。“


这时她终于确认,她们成功了。


环球网的微博


公开透明是行事规则


饭圈累积的能量在武汉疫情中释放。不完全统计,肖战粉丝一共捐出256万元。王源粉丝联合应援博募集了40万元,已经落实20万个口罩和15万只医用手套。焉栩嘉后援会集资了近22万元,给武汉捐去20万只口罩、140台紫外线消毒车和40支灯管。阿云嘎后援会甚至还捐了4台分子筛制氧机和7台脉搏检测仪。


发布这些壮观的数字之前,后援会们都经历了重重难题。在一个物资抢购群里,几十名成员都来自各家后援会。金泰亨吧的TATA从中国医药网拉了一个医疗用品厂商清单,王俊凯后援会的美美发动认识的粉丝发朋友圈,要到了一个春节复工的厂商名单。


何洛洛和焉栩嘉CP后援会的小z联系了三四十家医疗器材厂,好不容易联系上一家有口罩库存的,老板开价5块,比市场价高上4倍。小z告诉厂家,她是要捐给武汉的。老板回,管你捐不捐,五块一个,不还价。有的厂家迟迟不给口罩质检书,小z从晚上等到第二天下午三点,最后发现口罩不适合医用。


翟潇闻后援会管理苹果联系上一家医院供应商,但对方拒绝平台交易,坚持微信汇款,苹果担心受骗,只好作罢。


后援会所有的成果和过程都在社交媒体上清晰呈现。王源粉丝联合应援博公布的财务明细里,最小的一笔收入是0.12元,来自粉丝支付宝转入。金泰亨吧公布了物资到达每一家医院的时间,最晚一批于1月26日19点11分送达武汉大学人民医院。


金泰亨吧公布的物资到达每一家医院的时间


公开透明是饭圈的行事规则。一旦公布账目不及时,或者查账方式不明晰,质疑声马上就会冒出来:管理们是去买海景房了吗?“海景房”是饭圈一个流传已久的梗——2015年,渡边麻友应援会发起总选举集资,后来应援会被爆出贪污,金额超过150万元。还有传言流出,应援会管理拿这笔钱购入了一套海景房。


金泰亨吧的管理TATA打了一个比方:这相当于一个匾额挂在大门口,一切从偶像的利益出发,一切从粉丝的利益出发。反之,独裁的后援会管理随时可能被粉丝轰下台。一位接受采访的后援会管理说,她的上一届管理曾和一位粉丝发生口角,把对方踢出了官方粉丝群,但因为私人恩怨踢人,是集体制定的“群规“中明令禁止的行为。粉丝们愤怒地对后援会进行围攻:你不能觉得老子就是法!很快,这位管理在炮火中主动辞职。


成为一名粉丝满意的后援会管理并不简单。苹果本科就读于中国最好的商学院,尚未硕士毕业,就收到一家互联网巨头的offer。2019年12月,苹果通过竞选上任,而竞选的第一步是, 投简历。


她调出自己的求职简历,把实习经历那一栏改成自己的追星史。苹果有近十段互联网公司实习经历,但追星经验相较也不遑多让。她从2008年开始追星,光是给翟潇闻开站子就开了两个,一个用在比赛时打投,另一个主要是出道后打钱和应援。


简历审核通过,接下来是一个月的实习期,期间她独立完成了一次媒体应援。在实习报告里,她严肃地写下:我的能力和管理位置相匹配。


实习期既满,粉丝们投票决定最终的管理人选。第一轮投票在由后援会各组和散粉组织组成的参议群里进行,和她同时竞聘的另一位候选人胜出。接着,群里又商议,这样不够公开,要投就要公投。


当天下午,后援会官方微博发布公告,只要提供超话等级和集资记录,证明你是翟潇闻唯粉,就可以参与后援会换届投票。很快,公投群里涌进来两百多个粉丝。当晚,公投开始。首先发布竞选人的实习报告,然后进入第二个环节:答辩。


“怎么调节官方后援会和民间粉丝组织之间的关系?”


”官方不是完全的领导,而是应该向民间组织提供帮助。“


“你之前的生活或追星经历,对你担任管理有什么帮助?”


“我是学市场营销的,很懂得推广营销这一套。”


“你认为如何建立起后援会的信任?”


“一是做好每件小事,二是吸取建议多和粉丝沟通,三是财务方面要尽量公开透明。”


投票完毕,苹果的支持率超过规定的2/3,成功当选。


上任后,为了财务明晰,苹果特意换了一个双卡双待的手机,用新手机号注册了一个后援会专用的支付宝账号。年初,翟潇闻登上一本时尚杂志的电子刊封面,粉丝为此集资,苹果的这个支付宝账号的当月流水超过了200万。


1月19日晚上,苹果对着全体粉丝做了一次语音直播。她先是回顾了这段时间后援会的工作,叮嘱大家:明天一定要买电子刊!然后邀请了各个官方组织的负责人一起连麦,很像是一次直播问政,直播里,粉丝们问的最多的问题是:后援会之后的工作重点是什么?


苹果回答,接下来要回归到日常的数据控评和反黑净化,还要做好上海场演唱会的应援。那时她没想到,演唱会将因为疫情延期,而后援会的下一步工作,是为武汉捐款52800元,并捐赠1000副护目镜。


“这种风气裹挟着圈子里面所有的人”


曾经,公众对粉丝做应援的印象是“排面”。2017年王俊凯18岁生日时,粉丝为他策划了“海陆空”应援:认领了18只海洋濒危动物、在全球包下5000块大荧幕、在南纬60°的天空买下18颗星星,连起来是“WJK”的字样。应援出圈了,也带来争议,有路人评价:干嘛把钱浪费在这上面?


做公益不一样,公众既能理解,也会支持。武汉疫情一来,豆瓣几个小组就开始陆续搬运各个后援会的捐赠报告,网友在贴子下面点评:夸夸XX、XX是捐的最多的吧、就差XX没捐了。


“这种风气裹挟着这个圈子里面所有的人,不管是管理层还是下面的普通粉丝,大家都觉得我是一个追星女孩,我就得做。”苹果说。


除夕那天,“追星女孩  募捐”登上热搜。武汉疫情微公益的捐款榜单上,前50位都被各家后援会包揽。营销号们发起了对追星女孩整齐的夸奖:“用炙热的心追星,也用最热血的心公益”、“太给爱豆争气了”。苹果感受到一种激励:就该给那些瞧不起追星女孩的键盘侠们看看。


粉丝也着急,不停地催后援会,怎么还不做?同样是在除夕,小z看到了别家后援会发出的捐赠公告,但这时候,她还没找到物资。“别家能找到,我为什么找不到?肯定是我不够努力。“


凌晨三四点,她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,半小时后,又莫名其妙地醒来。醒来第一件事,她摸来手机,看有没有厂商回复消息。后来,小z的策略是“捐款捐物两手抓”,先捐款,“给粉丝们吃定心丸”,不能让粉丝们看到别家都捐了,自家却没动作。



截止2月4日18:30,武汉疫情微公益的捐款榜单


王源粉丝联合应援博发出捐赠通告后,热门转发说:“饭随偶像”、“每一个困难时期,王源粉丝都和大家携手共进。这份源自王源的爱和担当,始终如一”。偶像并不在场,但在粉丝做公益的过程里被反复提及。粉丝相信,公益能为偶像的事业助力。


慈善机构也在学习利用粉丝的力量。2016年,王俊凯全国地方站联盟,和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的一个助学项目展开合作,当时,这个项目还未被饭圈熟知。四年后,这个项目的微博一天就和好几个站子互动,从爱豆、演员到兵乓球选手、电视剧角色,有粉丝估算总数能达到几百个。


当蔡徐坤宣布要去海南儋州进行扶贫调研后,在6小时内,粉丝就攻陷了当地土特产鸭蛋的购买链接,现货卖完后,4000箱的预售也被席卷一空。对蔡徐坤国王街82号站的Grace来说,这是她们向官方释放出的积极信号。


小叉车和叉烧包


1月29日晚,火神山、雷神山医院建设实况直播上线。饭圈的逻辑也开始在这里渗透。工地上的小型黄色挖掘机,被叫做“小黄”,小型蓝色挖掘机,叫“小蓝”,小型叉车,叫“叉酱”,小型铲车叫“铲酱”,混凝土搅拌车,叫“呕泥酱”。


小叉车的微博超话有4.8万粉丝,一度是饭圈超话榜的第一名。它的粉丝叫做“叉烧包”。有人在这个超话里发帖问:大家原本是谁的粉丝?800多条回复里,点赞数最多的回答是“博君一肖”,其次是“德云女孩”。


粉丝把小叉车拟人化画成漫画,又把监工直播里小叉车的画面单独截出来,做成小叉车的“直拍”。控评模板诞生了:顶级流量小叉车,工地宝贝小叉车,工地最靓小叉车。这些评论在营销号下方和监工直播间刷屏。一个名叫“叉酱数据站”的账号做了一份教程,教大家怎么在央视设置的直播助力榜为小叉车投票。“你不投,我不投,小叉何时能出头?”


火神山、雷神山医院建设实况直播助力榜


CP粉小z也是收看小叉车直播的几千万名观众之一。除夕下午,小z终于找到一批能发货的口罩,2300只N95。她本打算直接捐给医院,但医院电话一直占线。一旦集资完成,后援会的首要任务是让粉丝看到花钱的效果。当时,公开发起捐赠的公益组织并不多,武汉红十字会是其中规模最大的一家,又有官方认证。小z把物资捐给了武汉红十字会。


捐后不久,小z看到红十字会公开的账目,“做得乱七八糟”,被曝光积压口罩不发,央视直播还把人记者赶走了。“气得血压都要高了”,采访里,她强调自己的愤怒。


每天凌晨两三点,小z进入直播间。她看小叉车,也看工人铺地基,但更多时间是在看弹幕:有人给施工设备取名叫“吴三桂”,也有人说“上海监工来交班了”,每次都有很多人陪着她一起看。


她不想看到“那些消极负面的新闻”了,小叉车看上去很开心,她也因此觉得日子开心了起来。半小时后,女孩关掉直播,睡着了。     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GQ报道(ID:GQREPORT),作者:张炜铖、王伊文、吴呈杰,文中人名为粉丝的饭圈ID,部分为化名

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虎嗅立场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@hdkcsb.com
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,都在 虎嗅APP

相关推荐

回顶部
收藏
评论6
点赞4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